一大早千春就被純平的來電嚇醒了
原來是春子擔心千春睡過頭 請純平打的電話
春子真的很了解千春哪



教授根據數顯示 女性在22~23歲 男性在28歲
會迎來邂逅將來配偶的高峰期



麻衣問到邂逅另一半沒有年齡限制嗎
教授認為女性過了35歲後 這種邂逅就會急劇減少
正因為這樣 才要趁著年輕 好好學習包括失戀在內的微妙男女關係
這麼一來 等到適婚期 才不會因為外遇或者愛上不好的男人而失敗
(教授這個論點在之後會被春子質疑哦)   
   


千春巧遇送貨的純平



同事真里子很興奮的追問純平的背景
但知道純平工作後 真里子一整個沮喪
而對千春提出了通向結婚的戀愛論點



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浪費在不能通向結婚的戀愛上了 所以必須排除 
一、沒有結婚意向的男人
二、有老婆或女友的男人
三、沒有經濟能力的男人
30多歲的女人要談通向結婚的戀愛



千春也因這番話 而開始思考通向結婚的戀愛



春子邀請純平和麻衣到家裡作客
這正是二人進展的好時機



二人的感覺很好很好^__^



春子察覺到二人之間有發展的可能哩



四人愉快的吃著餐點



談到了年齡的問題  千春非常糾結在四捨五入上
千春:「35歲 正好一半 四捨五入就40了」
麻衣:「別這麼沮喪」
純平:「我也32了啊」
千春:「那四捨五入一下」



純平:「30…」
麻衣:「店長妳幾歲了」



春子:「44歲」



千春:「四捨五入我們就一樣了」



春子:「幹嘛 跟我一樣有什麼好沮喪的」
千春真的很在意年紀啊…



餐後 純平繼續和千春討論著年齡的問題
千春:「為什麼大家都愛四捨五入呢」



純平:「或許大家是想知道 現階段處於人生的哪個階段吧」



貼心的純平 為千春畫上真順的生命線



千春在花店遇到純平學妹



二人為著千夏妹妹婚禮派對的事又開始客氣
最後還一起向學妹道歉 這二人真的很可愛



千春也無意中知道純平是沒考慮結婚的男生



才剛萌生對純平的好感的千春 心裡五味雜陳啊



千春:「所謂30多歲該談的戀愛 妳覺得是什麼樣的呢
   同事跟我說 既然想結婚 就要談一場通向婚姻的戀愛
   必須避免不能通向婚姻的戀愛
   我也得談一場通向婚姻的戀愛才行啊」



春子:「也沒這麼絕對 30歲也好40歲也好
   只要能和自己喜歡的人戀愛不就行了嗎」
千春:「但是不知道能不能獲得一份婚姻啊」
春子:「何必那麼在意 一場戀愛的結局 不到最後永遠都無法知道」



我喜歡春子的看法 為了結婚而戀愛 似乎有點本末倒置了哪



教授為之前的事特地來向春子道謝



聽了麻衣的教授理論 春子反質疑了教授
教授被問的很不知所措 
(猜想編劇莫非要把教授許給春子呢)



春子在自己設計的庭園餐廳遇到上司一家人
和上司過往的那段愛情 
使得她無法繼續待在那便提早離去
加上上司夫人追上來補一刀 心裡一定很難受的啊 春子 



亂了方寸的春子逃向家裡
母親果然還是了解自己 
我很喜歡這對母女的對話 好富哲理啊
母親:「人生有時候 只能靠喝杯咖啡熬過去
    不過 如果覺得熬不過去了就回來吧 我們一起喝咖啡」
春子:「可能會很苦哦」
春子母:「我完全不介意 
    別看我現在這樣 其實我也喝過很苦的咖啡
    品嚐苦咖啡的香醇 才是大人的樂趣 不是嗎」



喝醉的千春在公園遇到純平 竟直呼純平耶



整個失去理智 不過喝醉的千春也好可愛啊



千春以為純平去畫廊是因為有進展了 
也不忘當初說好要成為純平的粉絲



聽到純平讓畫廊的人把他的畫扔了 千春逼問畫在哪裡
(↑是說千春妳靠太近了啦)



又吵又鬧後 總算把畫要了回來 酒也醒了
千春為自己的醜態被純平看到而懊悔著



純平感謝千春拿回畫作
並承諾如果繼續畫畫 一定會讓千春第一個看



千春真的很可愛啊



迷惘的千春和母親聊著自己心急的心情
也因母親的一番話 讓她豁然開朗 
「現在的女性有很多選擇 所以才會感到迷惘和糾結
 不過 30歲必須要這樣 40歲必須要這樣 50歲必須要那樣
 其實現在也好 過去也好 都沒有這種限定」



千春決定好好和純平道歉?? 春子很識相的先去繞繞



千春偷看了純平的畫作 很是驚訝 因為…



畫裡是純平的學妹呀



小語:
這集提到了通向結婚的戀愛 雖然這是現實論
但我還是比較喜歡春子說的 只要能和自己喜歡的人戀愛不就行了嗎
戀愛 不就本該如此嗎 為何 一扯上年紀就變得複雜化了呢…

另外 千春或春子感到迷惑時 都向母親發出求救訊息
我感覺到家的溫情力量 父母真的是人生的導師哪

◎若葉寫於2012.11.09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若葉 的頭像
若葉

星空下的日劇坊

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