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的很想看這部99年的作品,就好像某天突然想念起某位老朋友似的那種心情。這部曾讓若葉深深沈迷於其中的Over Time。

北川筆下的人物常常在遇到瓶頸時,思索自己角色的定位,而後再度的出發。Over Time裡夏樹受到社會價值觀對女性年齡的壓力,臨三十歲的她,卡在這種焦急的狀況下遇到了和自己非常相似的的宗一郎。宗一郎則是遭遇裁員後開始思索自己真正想拍的照片-背影。

目送著人離去的背影是溫暖的,雖然看不到離去人的表情,但只要帶著微笑目送對方遠去,相信對方是感受的到那股暖意的。因此小齊會想要目送宗一郎離去的背影,那種安心的感覺。宗一郎最後目送夏樹離去的背影視線真的好溫暖,若葉頭次覺得目送人離去也可以不那麼傷悲。

夏樹說過,對她來說,宗一郎是默默在後頭守侯她的人,而久我是在她前面回頭伸手拉住她的人。嗯,夏樹選擇了伸手往前抓住幸福。五年前看時我一直沒法坦然接受夏樹的選擇,那時只覺得為何不選擇和自己這麼契合的宗一郎。五年後的我站在夏樹的立場,我似乎可以了解為何北川要夏樹選擇了久我了…

Over Time即是延長賽的意思。
「人生是否也有延長賽呢?我是不是能夠繼續奮戰下去?」
「當然沒有問題,你放心,我為你加油。」
這是宗一郎在遭裁員失落時和夏樹的一段對話。若葉非常非常的喜歡。不矯情,直接了當的說出心中的想法,用最簡單的話語給予對方支持和鼓勵。

優秀的選角也是這部戲吸引我的原因。無論是宗一郎、夏樹、小齊、久我、冬美、春子、遠藤,每個人都為著自己的人生不斷的在努力著。歷經感情創傷的冬美也終於抓住了幸福,老實說一開始並不是很認同這個角色,漸漸我發現,冬美並沒有什麼錯,她只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幸福是得靠自己牢牢的去抓住。

小齊呢,選擇抽身而退來結束厭惡因深愛宗一郎而變得令人討厭的自己,分手後,回頭看待這段戀情,知道自己曾被深愛過,這何嘗不是另一種成長呢?雖然朋友都不大喜歡小齊這角色,但我始終就是不討厭她,會妒嫉會生氣會有不安的情緒,不就是因為她是那麼的深愛著宗一郎嗎,在若葉看來她是Over Time裡最堅強的一位了。我想對夏樹抑或是小齊來說,和宗一郎的邂逅對她們來說,都是人生中美麗的插曲,讓她們可以懷抱著溫暖的回憶繼續人生的奮戰吧。

邊聆聽著Over Time原聲帶,緩緩道出的歌詞,聽的很舒服。
When I’m feeling small When it’s cold outside
I don’t know who I should believe
And when I needed someone special
Just by my side Who was there?

這次留意到劇中夏樹聽到電台播放的歌曲是Spitz的楓,帶點淡淡的哀愁的歌曲─
從今往後
儘管受著傷 也傷害著別人
啊 我還依舊 究竟能到達多遠
轉瞬之間漫長的季節已來臨
相互稱呼的名字開始回蕩呼應…
能聽見嗎?
別了 擁抱著你的聲音 我步步遠去
啊 我還依舊 究竟能到達多遠

我想,無論過了多久,每當我再看一次Over Time,我都會有著更多的悸動吧。

在這場人生的延長賽中,就讓我們放手一搏吧。

◎若葉寫於2004.08.15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若葉 的頭像
若葉

星空下的日劇坊

若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